當前位置:首頁 >> 服務窗口 >> 正文
今夏高溫津貼發放的十個提醒

  每到夏季,“高溫勞動權益保障”都會成為一個熱門話題,而高溫季節津貼即老百姓俗稱的高溫費的發放更是牽動眾多職工的心。長江中下游和淮河流域或將持續高溫干旱,上海高溫天數估計不會少于往年。天氣越熱,越是要加強防暑降溫工作,而高溫費的發放更要合情合理合法。

 
  提醒一:本市高溫費每月200元連發四個月
 
  離職后的小王,因公司未支付高溫津貼而與公司對簿公堂。閔行區法院判令公司支付小王高溫季節性津貼1200元。2010年1月,小王與公司簽訂勞動合同,約定每月基本工資2000元。2011年11月,小王離開公司并申請勞動仲裁,要求公司支付2010年、2011年兩年的高溫津貼,勞動仲裁裁決認定公司應支付小王兩年的高溫季節性津貼1200元。公司不服,起訴到法院,認為高溫費已算入平時的績效獎金中。經過庭審質證,法院認為:公司稱高溫費已計入獎金,卻未提供證據佐證已向小王支付過款項,故對公司的說法不予支持。
 
  也許有人會問:為何小王兩年的高溫費是1200元呢?本市2007年曾規定,企業安排勞動者在高溫天氣下(日最高氣溫達到35℃以上)露天工作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將工作場所溫度降低到33℃以下的(不含33℃),應當向勞動者支付高溫季節津貼,津貼標準每天不低于10元。  從2011年開始,上海提高了高溫季節津貼標準,將日標準調整為月標準,即從每個高溫日10元,調整為每月200元,執行時間為6月1日至9月30日共4個月,勞動者共可領取800元的高溫津貼。據此,小王的高溫津貼2011年為800元,2010年為400元。今年本市未公布新的執行標準。
 
  但需指出,每月200元只是高溫季節津貼最低標準。企業還應結合生產經營特點和具體條件,建立高溫季節津貼制度,并通過民主協商,合理確定本企業的高溫季節津貼發放標準。  
  
  提醒二:不發高溫費員工可舉報或申請仲裁
 
  一些勞動者在向管理者提出發放高溫津貼的請求時,往往得到的答復是:“工資我們是事先約定好的,高溫津貼已經包含在內了,不必另外再支付。”其實這種說法是完全錯誤的。雖然企業已按規定或勞動合同約定為職工支付了工資,但是工資所反映的只是一般勞動條件下的勞動消耗和勞動數量、質量的差別,而高溫津貼則是用于補償職工在特殊條件下的勞動消耗及生活費額外支出。
 
  本市目前雖未像重慶等地那樣對不執行高溫津貼有行政處罰方面的規定,現有規定的立法層次也有待提高,但這并不意味著高溫津貼企業可發可不發。企業未按規定支付勞動者高溫費的,勞動者可以向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門舉報或依法申請勞動爭議仲裁。同時,各級人社部門和工會組織將加強檢查,督促企業落實各項措施,保障勞動者的權益。
 
  提醒三:并非只有企業職工才享有高溫費
 
  22歲的小張從東北到上海打工,在一家民辦醫院的露天停車場工作。盛夏季節,小張頭頂驕陽、揮汗如雨。有次一位病人看到小張很辛苦,半開玩笑地對小張說:“小師傅不容易,你們醫院應該多發一點高溫費啊!”小張嘆了口氣說:“什么高溫費,醫院說我們又不是企業,沒有那么多規矩!”
 
  根據衛生部、勞動和社會保障部、國家安全監管總局、全國總工會《關于進一步加強工作場所夏季防暑降溫工作的通知》(衛監督發[2007]186號)要求,“用人單位安排勞動者在高溫天氣下(日最高氣溫達到35℃以上)露天工作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將工作場所溫度降低到33℃以下的(不含33℃),應當向勞動者支付高溫津貼。”
 
  根據《勞動合同法》第二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境內的企業、個體經濟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等組織稱用人單位。
 
  本市《關于調整本市企業高溫季節津貼標準的通知》明確:“有雇工的個體經濟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參照執行。”個體工商戶是在法律允許的范圍之內,依法經核準登記,從事工商業經營的自然人。民辦非企業單位是指企業事業單位、社會團體和其他社會力量以及公民個人利用非國有資產舉辦的,從事非營利性社會服務活動的社會組織,如民辦幼兒園,民辦小學、中學、大學,民辦醫院、療養院,民辦藝術表演團體,民辦福利院等。個體經濟組織、民辦非企業單位與企業一樣,都要參照執行高溫費發放規定。
 
  提醒四:上夜班不是拒發高溫費的理由
 
  老李在某建筑工地工作,負責夜間巡視,企業透露今年不會發給他高溫津貼,理由是“夜間不屬于高溫環境”。老李對此頗為不解,但不知企業的做法到底對不對?
 
  根據規定,企業每年6月1日起至9月30日安排勞動者在高溫天氣下露天工作以及不能采取有效措施將工作場所溫度降低到33℃以下的(不含33℃),應當向勞動者支付高溫季節津貼,標準為每月200元。就是說,企業安排職工露天作業,6月至9月即使不是高溫天,也應照給高溫費。
 
  另外,高溫津貼發放的條件只取決于工作環境是否為室外、工作環境溫度多少,而跟“朝九晚五”還是上夜班等無關。如果老李上夜班期間的室外溫度達到33℃,就應該得到高溫津貼。
 
  提醒五:扣減缺勤職工高溫費應按制度執行
 
  天氣越來越熱了。這天,在紡織廠做工的鐘阿姨正忙得汗流浹背,突然有小姐妹高聲嚷道:“廠里剛剛貼出布告,說今年要對高溫崗位的職工發放4個月的高溫費,每月200元!”鐘阿姨心頭一喜。不想小姐妹話鋒一轉,“如果請假超過2
 
  天,就要扣除當月高溫費。”鐘阿姨臉色頓時晴轉陰,因為7月,她要請3天事假參加女兒在老家舉行的婚禮。正好人事經理來了,眾人詢問了此事,人事經理表示:“高溫費是每月整筆發放的,廠里的規定,已經體現了對職工的照顧。總不見得一個月班沒上幾天,200元高溫費卻照拿不誤吧!”大家聽后面面相覷。廠里的做法合規矩嗎?
 
  鐘阿姨所在企業的規定是沒有依據的。對于請病事假等非正常出勤職工的高溫費,原則上可按月平均工作日21.75天折算。但不同計算方法結果還不一樣。
 
  方法一:當月高溫費=日高溫費標準9.2元(200元/21.75天)×當月出勤日。例如:今年7月計薪日共23天,鐘阿姨工作20天(請事假3天),當月高溫費為9.2元×20天=184元。
 
  方法二:當月高溫費=月高溫費標準200元-日高溫費標準9.2元(200元/21.75天)×請假天數。前例按此方法算,當月高溫費為200元-9.2元×3天=172.4元。
 
  以上兩種辦法,單位可在規章制度中自主規定,但應明確統一操作辦法,并與病事假工資、加班工資等支付辦法相銜接,不能“忽左忽右”,否則就不公平了。
 
  提醒六:高溫費不能計入最低工資
 
  2013年6月,張某到某機械廠擔任搬運工,約定工資為每月1650元,其中包括200元高溫津貼。2個月后張某離職。他與廠方交涉,要求企業補足其工資與最低工資的差額。企業認為,張某每月領到的工資1650元高于當年本市最低工資1620元標準,不同意向張某補發工資。后張某向勞動保障機構投訴,經過有關部門的協調,機械廠向張某支付了其低于最低工資標準的差額。
 
  上海市最低工資規定沒有說最低工資由哪些項目構成,但是用反向列舉法剔除了以下項目:個人依法繳納的社會保險費和住房公積金;延長法定工作時間的工資;中班、夜班、高溫、低溫、井下、有毒有害等特殊工作環境、條件下的津貼;伙食補貼(飯貼)、上下班交通費補貼、住房補貼。扣除了高溫津貼等項目后,職工每月實際拿到手的錢不能低于最低工資標準。
 
  將高溫津貼計入最低工資,實際上“暗扣”了勞動者法定的最低工資收入,這種行為應當予以制止。需注意的是,從2014年4月1日起,本市月最低工資標準已調整為1820元。
 
  提醒七:勞務派遣工同樣享受高溫津貼
 
  有的單位發放高溫津貼不僅不與高溫下的勞動強度掛鉤,甚至完全按照“級別”、“編制”發放。高溫津貼成為一種身份的標志,一些“臨時工”、勞務派遣員工等所謂“編外人員”享受不到高溫津貼,有的地方甚至發生過勞務派遣員工申請高溫津貼被辭退的事件,這些行為侵犯了職工的合法權益。
 
  《勞動合同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實際用工單位應當履行的義務包括“提供與工作崗位相關的福利待遇”。今年3月1日起施行的《勞務派遣暫行規定》第九條規定:“用工單位應當按照勞動合同法第六十二條規定,向被派遣勞動者提供與工作崗位相關的福利待遇,不得歧視被派遣勞動者。”
 
  由于實際用工單位負責員工的考勤和防暑降溫等工作,所以高溫津貼由用工單位支付也比較合理。但是對于這個問題,最好在用工三方的相關協議中約定清楚,有約定的應按照約定執行。總而言之,不能因為用工和用人單位的相互推諉,造成這些員工的高溫津貼無從落實。
 
  提醒八:多發高溫費應兼顧公平合理原則
 
  某公司原計劃給一線工人發放高溫費,但是公司財務部、供銷部、人事部跑外勤的人說自己的工作“一半在露天”,他們該不該發高溫費?還有家企業的情況正好相反,從清潔工人到公司經理,一律每人每月發放高溫津貼300元(比本市規定標準還多100元),但是在室外作業的職工仍然覺得吃虧,甚至憤憤不平。而企業也連呼委屈:“想不到發錢還會發出怨氣來!”
 
  應當說,由于各地、各企業、各工作崗位的勞動條件千差萬別,指望通過有關部門統一規定哪些職工應當領取高溫費是不現實的,如對于跑外勤的人是否應拿高溫費不能一概而論,應視實際工作狀況和交通設備等因素作出合理判斷。
 
  另外,高溫津貼畢竟與約定工資有所區別,它的功能就是補償職工在特殊條件下的勞動消耗及生活費額外支出。在高溫條件下勞動消耗較大的勞動者,理應比其他職工得到更多的物質補償和精神鼓勵。企業給非高溫作業人員發放高溫津貼未嘗不可,但是要體現不同勞動條件下員工的待遇差別,這樣才公平合理。
 
  企業應制定合理的高溫費發放辦法,并依法向職工代表大會報告,接受職工代表大會審議,聽取職工代表的建議。高溫費也是職工勞動報酬的組成部分,通常是企業集體合同的必備條款。涉及高溫費發放辦法的集體合同草案應當向職工代表大會報告,并由職工代表大會審議通過。只有企業和職工充分平等協商,才能把高溫費發放規定落到實處,并且保證公平合理。
 
  提醒九:高溫費和清涼飲料不能“二選一”
 
  在一家公司擔任司爐工的張先生因待遇問題與企業發生糾紛后,申請了勞動仲裁,但仲裁裁決僅支持了他關于加班工資和夜班津貼的請求,對高溫津貼不予支持。為此,張先生訴至法院,提出了關于高溫津貼等的訴訟請求。
 
  張先生認為,在高溫季節,鍋爐運轉時周圍溫度達到43℃至45℃時,公司應當發放高溫津貼。公司則辯稱,鍋爐周圍的溫度比正常溫度略高5℃,但高溫期間已提供冷飲和綠豆湯,故不同意支付高溫津貼,但企業的這一說法沒有得到法院的支持。
 
  高溫津貼應以現金形式發放,同時用人單位應繼續做好夏季工作現場清涼飲料的供應。  
  
  提醒十:高溫津貼不能替代職工的休息權
 
  有家企業考慮到相比起每月幾百元的高溫費來,在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適當放幾天高溫假或許更受職工的歡迎,所以在制訂高溫津貼發放方案的同時,還規定每年都給完成任務、遵守紀律的職工提供2-5天的“高溫假”,以資鼓勵。這樣就進一步調動了職工的積極性,也提高了企業的凝聚力和工作效率,可謂實現了“雙贏”。職工的注意力也不再集中在高溫津貼的多少上了,大家的心情都很舒暢。
 
  盡管法律沒有明文規定“高溫假”,但是高溫津貼僅是落實《防暑降溫措施暫行辦法》的一個方面,不能替代高溫下勞動的“休息權”,甚至這比高溫津貼更重要。
 
  根據《辦法》規定,用人單位應當根據地市級以上氣象主管部門所屬氣象臺當日發布的預報氣溫,調整作業時間,但因人身財產安全和公眾利益需要緊急處理的除外:1.日最高氣溫達到40℃以上,應當停止當日室外露天作業;2.日最高氣溫達到37℃以上、40℃以下時,用人單位全天安排勞動者室外露天作業時間累計不得超過6小時,連續作業時間不得超過國家規定,且在氣溫最高時段3小時內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業;3.日最高氣溫達到35℃以上、37℃以下時,用人單位應當采取換班輪休等方式,縮短勞動者連續作業時間,并且不得安排室外露天作業勞動者加班。
 
  《辦法》強調,“因高溫天氣停止工作、縮短工作時間的,用人單位不得扣除或降低勞動者工資”,從而將勞動者有關權益的保護真正落到實處。
 來源:《勞動報》6月14日勞權周刊T2、3   
[關閉窗口]
彩票走势图怎么看